絢爛櫻華、搖曳嵐嘯(外)

 

 

鈴有一個姊姊。

雖然不是同血緣的親姊姊,但對鈴來說姊姊就是姊姊,誰都無可取代的姊姊。
鈴的姊姊非常的帥氣又可靠,請姊姊幫忙的事都會處理的很好,劍道跟柔道也都很強,自從贏過老爸後就再也沒輸給其他人過,也非常非常非───常的溫柔,總是會留鈴喜愛的食物給鈴,遇到討人厭的傢伙時姊姊總是會幫我把他們趕走,被老爸唸時姊姊也一定會站出來幫鈴,雖然有時候也會惹姊姊生氣,但只要鈴道歉、姊姊一定會原諒鈴。

這樣溫柔又可靠的姊姊,鈴最喜歡了。

可是,這樣的姊姊,卻總不時地、露出難過的表情。
雖然很不常出現,但鈴隱隱約約能明白,是姊姊所背負的東西。

那是小時候的事了,還不知道姊姊是女生前,鈴曾對姊姊她說過很過分的話。
鈴從小就在道場長大,原本是因為最喜歡的爸爸與哥哥都有學劍術,才跟著去學習不過到後來也漸漸喜愛上,可是,不管鈴多努力練習,總是會被其他人小看。因為鈴是女孩子的緣故。
在身邊認識同齡的人,也都是男孩子,每次要一起玩時,大家總是說著這是男人之間的事,女人別插手之類的話來阻止鈴,最後總是哥哥陪著鈴或是帶上我,我才能與大家一起遊玩。

所以鈴其實,很討厭自己是女生。
所以鈴開始,很努力在練習劍道,為了想要證明自己,就算是女孩子也可以做到,不會因為是女生所以輸給別人。

那段期間鈴每天都埋在練習之中,再一次練習賽,鈴贏過其他同齡的人,不過在最後輸給姊姊了,果然還是男生比較強嘛。不知道是誰,說了這樣的話。
憤怒、想哭、不甘心甚至是有那麼一瞬間地,討厭了姊姊,鈴那天最後,自己默默地留下來閉關著不斷練習、發洩。
『鈴,妳這樣會操壞身體的,多少休……』
『哥哥是不會明白的!哥哥是男生啊,你怎麼會懂鈴的感受!』
怎麼樣揮舞竹劍,都無法消散的憤怒,那天晚上,姊姊與老爸擔心地來找鈴,那時候,鈴背對姊姊她這麼大吼了。

明明知道姊姊那時也因為長得像異人的關係,也很辛苦地再努力,就算那時不知道姊姊的性別,在那個不甘心的心情影響之下,還是對姊姊喊了非常過分的話。
而然姊姊並沒有對鈴生氣地反吼,沒有直接衝上來揍鈴一頓,也沒有就這樣默默地離開。
『鈴!妳知道妳在講…』
『叔叔。』那個時候,姊姊打斷老爸的話,『鈴,抱歉呢…是哥哥沒顧慮到鈴,居然讓鈴體會到這種心情,真是糟糕的哥哥呢……真的、對不起……』
所以說!原本還在氣頭上、想繼續反駁的她一轉頭,霎時之間卻什麼話都無法說出。

『啊…我先出去好了,鈴現在應該,不想看到我吧……』
站在老爸前面一步的姊姊,笑著。眉頭擠成一團,硬是擠著笑容似的笑著,令人看上去十分難受的複雜表情,她的手緊緊握成拳狀隱隱顫抖,剩下就拜託星叔了,留下這句話的姊姊,往老爸的另一個方向別過頭離去。
她想攔下姊姊,卻一個字都發不出來。
那是鈴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看到姊姊對自己露出那樣如此令人難過、痛苦的模樣,沒有哭、卻十分脆弱的表情,直到現在回想起都依然清晰到使人疼痛。

『爸爸…怎麼辦……』
老爸看著只剩下這句話、手足無措的我嘆氣,接著走到鈴面前蹲了下來。
『雖然現在說有些早,不過本來就是會跟鈴說的……鈴、聽好了,現在要告訴妳的事,除非是已經知道或是少爺同意才能說出去,否則、那將會害了少爺……』
突然被告知的事實,在那之前一直以為是男孩子的哥哥,其實是姊姊的事。
原本聽前面的話還一臉疑惑的我,頓時瞪大著眼看著老爸,更是對自己做出的舉動感到更加生氣與懊悔。
『……為什麼?』
『這件事是小姐決定的,不是少爺的本意,至於原因……等鈴長大後,爸爸再跟妳說吧,妳現在只要知道的是,這件事絕對不能說出去,然後……等等一起去找少爺好好地道歉吧。』

在那之後,鈴找到姊姊,馬上衝了上去好好道歉,在那之後姊姊一如往常地原諒了鈴,一如往常地繼續疼著鈴,可是愧疚感並沒有因此不見,但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。

接著,鈴也冒出新的疑問。

姊姊扮成哥哥這件事,明明這樣就可以很自然地與其他人一起玩,自然地與他們打成一片,除非鈴想加入一起玩,不然姊姊都不曾主動與那些人搭話,即便是對方邀約也很少赴約,僅僅只是為了鈴才這樣做的感覺。

更能確信這件事,是在長大後,同齡的那些人沒再做出那些傷人的舉動,也會主動找鈴一起遊玩,當有人因為性別質疑鈴的劍術就會跳出來反駁,大家就跟當初的姊姊一樣,不過姊姊則是,沒再跟大夥們一起遊玩。

鈴不明白,為什麼姊姊要這樣疏遠大家?明明就更可以輕鬆地去跟大夥打成一片的。
『只要接觸就有被拆穿的可能,這樣做是降低可能性最好的辦法。』
即使問了也只會得到這一類的回答。
可是,沒那麼容易就被拆穿吧?而且就算被大夥們知道了也沒關係吧?大家就像家人一樣啊,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了。
『鈴也明白不是嗎?那種被否定的感覺。』
可是…!
『我沒關係的喔,而且還有鈴妳們在嘛,不需要其他人,這樣就足夠了。』
不是這樣的。明明就不是這樣的。就算繼續反駁也會被姊姊笑著強制停止或轉移話題,每次都沒有結論。

不想看到露出那麼難過表情的姊姊,想幫姊姊分擔、想幫助姊姊她,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,直到家裡的人提到姊姊要暫時去伯父家時。

就是這個!那時鈴就這麼決定了。
既然說不過姊姊,那就用做的吧!就用鈴最拿手的行動來證明,也是可以這樣做的。

順利地說服家裡的讓鈴也扮男裝地跟著姊姊到伯父家,雖然姊姊還是維持跟以前一樣的生活,但鈴知道,姊姊正悄悄地再改變著。

「かよちん!早!」
「啊、リン君,早安呀。」

這位是かよちん,是在鈴們搬來這裡的某天路上遇到的女孩子,是個摺紙非常厲害的人唷!鈴剛認識かよちん那天,かよちん正教小孩們摺紙鶴,接著還摺了輪鶴給他們看,真的很厲害手很巧呢!
「咦?沒看到平時那群小朋友呢?明明是禮拜六的說。」
「啊啊,他們剛剛有來過,不過說要去買些東西,要リン君等一下呢。」
「我就在這等吧!」
「那リン君就進去裡面坐吧?」
かよちん目前正在這間裁縫店幫忙(本人說是幫忙看管),假日的這時候都會陪附近的小朋友們在店後的空地遊玩,有時候是教摺紙有時候是繪畫或是帶一些玩具,認識到かよちん後鈴就也很常跑來這找小朋友們玩,上次還答應了他們這次有見面的話就教他們劍道呢。

「總覺得有點意外呢。」
「嗯?」
「沒想到リン君會劍道呢……啊、只是覺得平時看上去,感覺比較像有在學柔道的模樣。」
「柔道的話也會一些喔!因為哥哥本家那邊有教的嘛,但有點不喜歡去到那邊的道場學啊~」
「咦?為什麼呢?」
「因為老太婆……哥哥的阿姨,很煩人啊,還有她兒子也很討厭呢,她們一家總是很針對哥哥的樣子,所以我最討厭了。」
「這樣啊……」

就連老太婆過世丈夫也是,那個老伯從以前就很喜歡刁難老爸,對老爸幫忙接管劍道道場這件事很不滿,老爸與老伯的關係也很不好的樣子,聽說兩人從以前當那間道場的弟子時就很常吵架。

老伯在幾年前意外過世了,但老太婆卻把這件事說是姊姊的錯,整天把姊姊比喻成不祥之子之類奇怪的東西,又一天到晚跑來我們家這說劍術館也是她們的,非常莫名奇妙,所以鈴每次見到她們總會很生氣地跟她們吵架,接著被姊姊勸停。

「リン君很厲害呢…!上次看リン君拿著掃把稍微示範一下,那個『面!』的氣勢很厲害呢!」
「嘿嘿嘿謝謝,不過我哥哥更厲害喔!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贏過呢……」
「リン君的哥哥真的是個很厲害的人呢……」
「嗯!最崇拜他了!明明是要保護哥哥的,卻一直以來都是被哥哥保護的感覺……明明可以不用那麼保護鈴的,不在好好鍛鍊不行吶。」

星空家的家訓,就是要守護著綾瀨家───應該說,姊姊那邊的綾瀨家。
要是以前沒有綾瀨伯母救援、收留無處可去的爸爸,那就沒有現在的鈴了,所以一定要好好守護著她們一家。這是老爸從小唸到大、唸到鈴想忘都忘不了的一句話。

伯母以前將沒有地方可去的老爸帶了回去,伯母與另外一個青梅竹馬的叔叔教了老爸很多事,據說老爸與伯母的劍術都是叔叔教導的,伯母接管劍術館後也將管理的責任交託給老爸,所以老爸他總是希望鈴能像他一樣,能繼續在一旁保護著綾瀨家。

『因為身為星空家的人,更要守護住這個秘密。』
在知道姊姊的事後,老爸也說著這種話。
不過,這不用跟鈴說,鈴也會守護著姊姊的。
並不是因為家裡的關係,僅僅只是因為,想好好想保護最重要的姊姊。
不過到目前為止卻都還是姊姊在保護著鈴的感覺,鈴真的……有能力守護好姊姊嗎?

「リン君一定可以的唷。」
「欸?」
「リン君的努力鍛鍊,一定會有成果的!」紫黑色的眼眸溫柔地笑,「而且リン君目前為止的努力,リン君的哥哥一定有看在眼裡的。」
「……嗯!」
「我想到了!」
「欸?」
「リン君可以給哥哥一個驚喜呀?」棕短髮的少女激動地向她說著,「就是那個、偷偷的努力修練,然後有一天把成果給哥哥看!讓哥哥了解リン君可是很可靠的!這樣呢?」
「……!嗯!就這樣!」

後來鈴都會一有空就跑去かよちん那邊偷偷練習,或著是純粹去找かよちん跟小朋友們遊玩。
「嗯?リン君最近的心情感覺都很好呢。」
「嗯!因為最近哥哥似乎認識了一個很神奇的人呢~」
「又是『哥哥』嗎?」
「「啊、にこちゃん!」」

眼前的這個小小的、黑髮姊姊是かよちん的姊姊にこちゃん!嗯……雖然說是姊姊但她們就像是鈴跟姊姊一樣的關係呢,兩個人喜歡的東西都一樣,にこちゃん總是會帶東西來給かよちん看,關係非常好呢。
而且にこちゃん也是個很可靠體貼的姊姊呢!雖然跟姊姊的可靠不太一樣,雖然總是會先唸人一頓,但最後都還是會去幫忙,這樣的にこちゃん鈴也很喜歡呢!

啊、不過にこちゃん似乎不喜歡鈴直接叫她にこちゃん呢……
「花陽就算了,我有準你這戀兄情節的傢伙一起那樣叫我嗎?」
就像這樣的,每次叫にこちゃん都會被這樣唸呢……
「嗚…谷澤ちゃん……」
「……嘖、一個大男人的不要一直做那種表情,所以咧,你那哥哥最近又怎麼了。」
「啊、哥哥他啊!最近認識了一個很神奇的人呢!」
「神、神奇?」
「嘿───怎麼個神奇?」

「不知道!」
「欸?」
「哈───?這是什麼回答啊!」
「因為我又還沒見過嘛……」にこちゃん的氣勢太可怕了,害鈴不自覺地往かよちん的方向躲過去,「只聽哥哥說是個很神奇、很有趣的人嘛……」
「連人都沒見過,這種事有什麼好開心的……」
「因為哥哥看起來很開心,所以我也覺得很開心嘛!」
最近的只要哥哥有與那個人見面,總是會一臉很期待開心的樣子,第一次看到這樣雀躍的哥哥,鈴當然覺得很開心。

「……唉,算了,啊、花陽。」にこちゃん嘆了口氣,拿出了一個黑膠唱片「這個給妳。」
「這個是…?咦!這不是松井さん的ゴンドラの唄嗎!にこちゃん怎麼會有這個?」
「就,隔壁那奇怪的鄰居說是有認識的人不要的,硬塞給にこ的,拒絕也拒絕不了,就只好收下了……嘛、花陽從之前不就很想要這張嗎?剛好這間店裡面也有黑膠唱片機,這張就給妳吧。」
「咦、可是……」
「放心放心,鄰居那邊也知道的,而且にこ家沒有唱片機,給にこ也沒用啊,好了就收下吧。」
「謝謝……!にこちゃん一起來聽吧!」
「啊…抱歉,今天不行呢,等等已經跟鄰居約好了要去買東西……明天吧?」

にこちゃん與かよちん似乎都很喜歡那個叫松井的歌手……演員?鈴常常聽她們在講松井的事,除此之外還有保塚…?新居…?之類的話。

にこちゃん總是會帶一些東西來跟かよちん一起看,或送給かよちん,每次送給かよちん時總是看起來無所謂的樣子,但鈴知道其實にこちゃん看到かよちん開心的模樣也很開心呢,因為那表情就跟姊姊送給鈴時的表情一樣溫柔。

「你在偷笑什麼啊?」
「只是覺得にこちゃん果然很溫柔呢!」
「什、!你這劍術笨蛋在講什麼話啊!」
「欸!我才不是笨蛋!」
「重點是那邊嗎!」
「啊、リン君!差不多快接近中午了,你不是跟哥哥約好要去處理事的嗎?」
「欸、真的耶!時間過好快!かよちん、にこちゃん下次見!」
「嗯、下次見。」
「別跑太快啊。」

久違地在假日與姊姊一起來找奶奶,就像平常一樣的與姊姊跟奶奶聊天,就這樣在奶奶的店裡悠閒地到快接近該回去的時間。
「歡迎…啊啦,這不是希ちゃん嗎。」
奶奶的熟人嗎?邊這麼想邊這麼轉頭,對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生,比海実ちゃん還要長的長髮,跟很看到就覺得很安心的眼睛,就是一個看上去很溫柔的女生。

「真巧呢。」

欸?

把鈴的注意拉去的是,姊姊說的話。
「是…是朋友。」
像是有些害羞的姊姊這麼說著,對方那人也點頭回應著。
欸!哥哥的朋友!難道是那個傳說中的女生嗎!鈴興奮的出口確認,後來姊姊的反應也再度證實,眼前這位「希ちゃん」就是最近姊姊所提到的那個女生。
想要跟她聊天!不過她看起來還有事情要趕著回家的樣子,聽到她要準備回去時,姊姊似乎也有點失望……好!

「我們送妳回去吧?」
直接與對方搭話,正是鈴最拿手的!鈴一邊拉著姊姊到希ちゃん的面前,一邊勸說希ちゃん。
「不用如此麻煩的……」
不出意料的被再度拒絕了,不過這並不會讓鈴退縮───
「嗯…不過,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,不然,希さん就當是陪我們走一段路?」
……欸?嚇、嚇了一跳…原本想說出的話,沒想到被姊姊搶先一步了。

「吶吶、可以叫妳希ちゃん嗎?」
一邊送希ちゃん回去鈴一邊開心地提問。
「可以唷,你就是リン君嗎?常聽到絵…艾利歐さん提到你的事呢。」
「只有我們的時候,直接叫名字沒關係的。」姊姊忽然對著希ちゃん這麼說,「反正這裡也沒什麼人了。」
「嗯、嗯……那麼就絵里さん。」
「欸───太狡猾了吧」鈴朝姊姊鼓起臉,「『姊姊』以前明明就說不能在外面隨便亂叫的。」
總覺得有點令人生氣呀,明明總是會叫鈴不要亂喊,還一直提醒鈴要叫對的那個姊姊,現在居然那麼輕易的讓希ちゃん破例。
「唔、」被鈴這樣一喊後,姊姊像是忽然想起什麼表情有點困窘,「那、那是因為鈴通常都很容易引起別人注意啊,妳看,不幾乎都好幾次因為鈴太大聲叫我的名字,而引起別人注意的事?」
「那、那是……」
這樣說起來……的確有這事呢……唔……

「噗、你們姊弟感情真的很好呢。」
希ちゃん遮住嘴笑了出來,鈴與姊姊相望一下,也笑了出來。
「不過希ちゃん妳剛有一個地方說錯喔!」鈴跑到希ちゃん的前面插著手,「我們是姊妹唷!鈴也是女孩子來著吶!」
「欸?」「鈴!」
看到兩個人同時驚訝的反應,鈴朝姊姊小小地吐舌,「就連姊姊都跟希ちゃん說了,那鈴就更可以說吧?」
小小地瞥了希ちゃん那邊,稍微地有些期待希ちゃん接下來的反應。

「這樣啊、所以是鈴ちゃん不是リン君,請多指教呢鈴ちゃん!」
沒有問其他的事情,提著笑容地回應。

回應著那溫柔的綠眼,鈴用著平常的笑顏回應。

請多指教!

 

 

後記

---------------

這次是番外篇~

凜角視點寫起來好新鮮有趣可愛啊馬己安啾(欸

 

不敢跟人討圖只好自耕農自己來畫一下大正版的凜TOT

比現在還要在短一些些的頭髮但還是一樣可愛的凜醬馬己安啾

undefine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緒夜的異次元筆電

shoyo7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