絢爛櫻華、搖曳嵐嘯(拾)


幾個輕快跳躍的弦音快速刷過,緊接著幾個音節跳躍,逐漸轉為快速,猶如優雅輕盈的舞者般在房內起舞。

她閉起眼,沉浸於那躍動輕巧的弦音之中。


略為多數的人們並列齊坐,幾個單調的弦音彈跳起聲,高台上的人隨著幾次音弦彈落後開始起聲。

簡單的敘唱隨著劇情轉為激昂的語氣,台上太夫一次又一次生動敘演,不斷地震撼著她,不過,更為吸引她的是,坐於一旁冷靜配合演奏的曲師,優雅沉穩又熟悉的模樣,至今都還歷歷在目。

弦音起色,那時還略顯過大的太棹使她地動作十分笨拙,一雙溫柔地手輕輕微笑撫摸著她的頭,將太棹接了過去,流暢地彈奏起只有少數幾人才知道的樂曲,她的手被大掌輕輕包覆,接著由對方帶領著自己彈下幾個音節,紮實又帶溫柔的歌聲從上方傳來,雙手被包覆的溫度似乎還殘留於此。

喧鬧往來的街坊,她哼著樂曲準備前往熟悉之處,就在快接近到目的地,倏然間,周圍開始喧鬧起,前方的人們各個帶著緊張害怕神色朝她的方向跑來,頓時明白情況的她,心臟猶如被沉重的棒棍敲打般───


『噔、』


不協調的弦音將她打了回來,左右晃腦地稍稍嘆了口氣,幾個輕躍的弦音再度舞動於房內。

只記得,自己十分的低落難過,而那時,一張信紙自溫柔的那雙手遞了過來,略帶稚嫩的字跡代替主人講述著使人高興、提起精神的話語,信紙上的羅馬署名是她從未熟知的人,殘許的記憶中,只明白那人是什麼時候聽到自己演奏,從署名上也僅僅只能拿來推測,就連,想道謝也無從何起。

弦音勾著嘴角輕輕一躍,她將一張信紙於信袋內取出,許久不見的優雅熟悉字跡帶些憋扭的話語,輕輕地敘述略有時間前的平順,不太直率地問候之中透漏著關心,以及對方所在之處的近況。
地方上略為有名的準當家默默地搬去他處,對於任何探聽一概保持沉默的親人,使得許多家族鬩牆的細小流言飛散,優雅地文字輕輕敘唱著,看似和平又看似有些重大轉變的周圍日常。

已經開始熟悉的街道上,一間裁縫店外,喧染著朝氣的男裝少女與,一位棕髮的少女正談笑著,少女們見她們而來,一個一如往常有活力的迎接著,一個像是受到驚嚇般趕緊向她們致禮。
身旁那刻意武裝起來的冷漠點點頭,似乎有些在意的瞥了下少女又瞥了下店鋪,另一旁的少女似乎也注意到了這點,趕緊跑到了那燦金髮色旁興奮地介紹著。

加入自己的彼此介紹後,時間上的關係,她們向害羞的棕髮少女揮手,路途上,逐漸習慣的三人模式,她與棕黃髮少女猶如此弦音般輕盈舞樂,卸下冷漠的湛藍眼眸溫柔地聽著,緊緊只是一瞬間的視線相合,柔和的空藍色溢著溫柔笑靨───

『噔、』

再度地,不協調弦音響起,打亂了原本的輕舞樂曲,胸口卻也開始演奏著莫名的不協調曲音。

左右地用力晃腦,難以言語的複雜心情充斥著。
她默默將太棹收起,待心情平復,她微微地垂下眼簾撫過琴弦。

『妳是曲師?』

剛搬到此處不久,她歸宅的途中正巧遇到隔壁黑髮的嬌小鄰居,看著她懷中的樂器與對話猜測著。

『可惜呢───其實是淨琉璃的那一方唷。』
『妳當我沒去看過女義太夫的表演嗎?』
面對直率散發不滿氣息的紅眼,她笑了笑。
『討厭啦にこちゃん,人家這次可是很認真的呢,不過也是有當曲師幫忙師父的時候,但還是淨琉璃為主唷?』

『哦……?那麼,為何要一直帶著三味線?』

有時候她總會確切地感受,這個鄰居十分令人畏懼呢。
總是能,一眼看透她的內心,或是馬上發覺自己有些刻意隱藏的地方。

『……因為有時會作為曲師上場嘛,所以就帶著了。』
『哼嗯──?』依舊不滿的紅眼挑著眉,卻僅僅只是瞥了她一眼,嘆氣,『真是個麻煩的人。』
『哈哈,或許是吧?』

即使嘴上這麼說著,卻也不斷的幫助麻煩鄰居,谷澤さん也很麻煩呢。的,迅速被焦躁憤怒的紅眼反駁了。

如此不坦率,卻又十分溫柔,總是能注意到自己這麻煩之人,にこちゃん跟那人還真是相像呢。不過,要是這鄰居見到自己那位友人的話應該只會吵起來吧?嗯──嘿嘿,光想像就覺得有些有趣呢。

不知道那孩子現在過得好不好呢,雖然來信敘述著很平穩很平安,但那對自己要求略高與有些冷淡的個性,只希望她不要太勉強才好吶……

說起來,信上雖然只是平淡敘述地感覺,但看起來那邊似乎有些躁動呢。

那名為綾瀬家所造成的躁動。

綾瀬在那邊一直都是滿有聲望的門戶,不過從以前似乎就因為某些原因,常常傳出與其他門戶有糾紛,雖然早有耳聞就連綾瀬家裡面,本身就也關係惡劣,但看信上的敘述,還真是令人不勝唏噓。

不知道那個人,要不要緊呢。

視線落於一旁矮桌上有些陳舊的信紙,接著,視線又落於旁邊則是一本本堆疊起來的書籍。
那是最近被金髮的那人所推薦的書籍與雜誌,在知道她過去後,那人便偶爾會帶著幾本推薦的書籍來分享給她,也不知道是所有的書籍都如此相似,亦或是,喜好如此相似,她所帶來的書籍都能引起她的興趣觀看。

啊啊──差不多也到該出門的時刻呢。

她將太棹抱起,說起來,今日的表演,絵里さん與鈴ちゃん似乎會來看呢,得好好加油才行。

「啊、にこちゃん!真巧呢,要出去嗎?」
「啊啊,正想帶著雜誌去找人,那邊呢?去寄席?」
「是呢──今天是難得的表演呢。」
「哼嗯……」にこ微微挑眉,「終於要用妳那手中的東西了嗎。」
「嘿嘿可惜猜錯了呢。」
「那不就只是平常的表演嗎,有什麼好難得的。」
「嗯~有什麼呢?」

「感覺真是噁心。」
「にこちゃん還真是壞心啊。」充滿笑容地回應著,她看了眼鄰人手中的雜誌,「不過看起來にこちゃん也是發現了什麼好消息?」
認識不久後便知道,にこ與她友人都喜歡著寶塚與幾個有名的新劇演員,而她手上名為『歌劇』的雜誌,正是寶塚的機關刊物。
「嘛、算是吧,那也算是其中就是了,不過好不容易才弄到的雜誌,當然也要拿去給人看看。」

看上去心情十分好呢,想必那人應該就是花陽ちゃん了吧。
之前在談話中也總是聽にこ提起的女孩,原本僅僅只知道名字,沒想到會在上次與繪里去找鈴時就這樣見到本人呢。

緣分還真的是,很神奇呢。

「唔、妳做什麼忽然笑的那麼燦爛?」
見到她沒回應,にこ稍微疑惑的看著,卻發現一旁的人忽然自顧自的笑了起來,見到有些擔心自己是否講了奇怪話語的にこ,希揚起了略帶惡意的微笑。
「沒──有事唷~」
「什、總覺得很令人感到生氣啊…….」
「不要在意不要在意~」
「總覺得妳今天特別的奇怪啊,雖然平常就很怪就是。」
「にこちゃん說的好過分啊…….」

她們一邊互相聊著一邊往鎮裡去,接著在一處交叉口分別,她抱著太棹走進熟悉的後台,向大家打聲招呼後便開始為上台做準備。

將太棹放於一旁,著裝完成後她默默地複習著台本。

於高座上的她眺望著客席,略為掃過全場後,位於角落比較不顯眼邊,一個燦金馬上吸引住她的目光,在那人的身旁,另一名棕髮女孩也在那而接著在旁邊…….

嗯……?にこ……ちゃん?

意料之外的人,出現在那兩人的旁邊,一個微妙、令人在意的組合就這樣站於角落,黑髮的鄰居與棕髮女孩偷偷互相交談著,看起來似乎不像是初次認識般。
金髮的那人站在旁邊似乎有些困擾般,接著彷彿是注意到自己的視線,就這樣地,與她對上,然後,輕輕地向她揮了揮手。

明明是在熟悉不過的表演,此時,卻莫名地有些感到緊張了起來。

將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,開始後,伴隨著身旁起聲的弦音,平淡地開始述唱著,接著,將自身融入於故事之中,使聲色隨之起舞,平穩的、憤怒的、哀傷的、隱忍的,操弄著各種聲色。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緒夜的異次元筆電

shoyo7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