絢爛櫻華、搖曳嵐嘯(玖)

 

 

 

「今日真是不好意思,各種意義上都是……」

三人走到分開處,分別前繪里忽然地向希鞠躬道歉。

今日貿然提出的要求想必是給對方帶來困擾了,更加上自家妹妹過於活潑的個性,想必給對方增添不少困擾……

「不、不會的!我很感謝妳們陪我一起走。」希有些緊張的要繪里抬起頭來,「鈴ちゃん很活潑很有趣,與她講話很開心呢,希望下次有機會能三人一起出來。」
「如果希さん不介意的話,務必。」
「嗯嗯!下次就帶希ちゃん跟姊姊一起去我發現的好地方吧!」

「好的,那麼我就先告辭了,兩位回去的路上也請小心。」

希向她們揮揮手,接著朝另一邊的方向走去,在與希相別完後,繪里與鈴也起往自家的方向起步。

「鈴,不管怎麼說,妳今天那樣的舉動太莽撞了。」
沒幾步,繪里便嚴肅地板起臉孔開始對鈴說教起來。
「可是───姊姊自己也說沒關係的啊?而且也只有說到這件事,家裡其他的事鈴也有乖乖地沒有說出來。」
「可是妳那麼突然,希さん也很困擾的吧?更何況我們一開始就提出那種給人家添麻煩的話。」
「唔……知道了…下次鈴會好好跟希ちゃん道歉的。」
或許是也有察覺到這次真的給人添了不少麻煩,也或許是查覺到繪里的不愉快,鈴很乖巧地沒有反駁繪里的話而道歉,見鈴溫順地反省,繪里的表情跟著緩和許多。
「不過姊姊,鈴覺得啊,姊姊是不是太在意希ちゃん了啊?」
「嗯?什麼意思?」

聽見鈴的話,繪里不解地歪著頭,鈴單手托著臉嗯───的皺眉思考。
「鈴也不太會說吶……就是一種,在───意的感覺?」
「抱歉……我真的聽不太懂……」
即使鈴做出誇張的動作來表現,還是無法理解對方的意思,繪里像往常一樣露出溫柔微笑,伸出手來揉了揉鈴的頭。
「可是,我想鈴那應該只是多想了。」
「是這樣嗎……」

鈴半疑惑的想繼續講點什麼,但又想不到更好的說明方式,整個人呈現著一副眉頭緊皺非常苦惱的奇妙表情,繪里輕輕一笑,想了另外幾個話題,將鈴的注意力轉移過去,而然鈴也效果十分顯著地被繪里牽走。

在那之後繪里與希依舊持續著一有時間便會相見的約定,也很偶而地,鈴會跟著繪里一起出現、三個人一同在後山上開個小小的聚餐。

這種場景在以前的她看來,肯定非常荒謬吧?但不知不覺,她似乎早已沉溺於這樣的日常之中。

和式的房間內,一疊又一疊的書本排列在矮桌旁,桌上也有貌似看到一半的零落書本,全是自己預備要看的文學書籍,有再度閱讀的也有初次翻閱的,等閱讀完後將書本放回,最近翻閱的時間減少,隨手挑書的習慣沒改,久而久之就變成這副德性。

繪里看著堆積成山的矮桌微微嘆氣,開始一一地將已閱讀過的書籍與未翻閱的書籍分開,並將已閱讀過的書籍擺回書櫃上。

啊……這本書,不知道希さん有沒有讀過……或許下次見面可以帶過去。

忘記是何時,繪里向希問了有關學校的事,因為第二次交談時的內容,她一直認為希曾經就讀過女子高等校。

『啊……我沒有那種運氣就讀呢……』希有些抱歉地笑著,『不過我認識一位也喜愛閱讀的友人,時常也會借我許多書籍,才因此能拜讀許多老師的名著。』

只記得,那時她慌張地趕緊為自己失禮的舉動道歉,
『絵里さん感覺起來也喜愛閱讀,如果可以的話……能不能推薦我一些書籍呢?』
似有些難為情地,希向她如此問道,若有機會能分享自己喜愛的文學作品,繪里自然是樂意之至。

並沒有特定喜愛的類型,若說要推薦,自然是從對方的閱讀喜好著手最簡單不過,可當時的希卻如此回覆著她。

『每一種風格的作品,都有作者想讓人理解的地方,細細去品嘗思考也別有番風味呢。』
『……的確是如此。』

在閱讀這方面的喜好,她們還真是相似。
撫過封面上的四字抬頭,繪里將書帶回自己房內放到梳妝台前,放到較為顯眼的地方,以便提醒自己下次將書帶出。

而在書的旁邊,一封附有娟秀字跡的信袋引起她的注意,她這才想起自己忘記另一件重要的事,她拉開一旁的椅子而坐,接著將信袋打開,拿出裡面兩張信紙開始讀起。

 

 

給繪里

此信到目的地時,想必已經進入雨季了吧?到達關西那也已過兩月有,不知伯父與絵里您們近日狀況如何?是否還習慣那的生活?ほのお是否有給您們添麻煩?若遇上什麼困擾,只要我能幫上忙的地方,請務必不用客氣地告訴我。

這邊最近沒有什麼大問題,伯母與星空先生依舊很精練地教導學徒們,而綾瀬小姐那邊也依舊四處打聽著妳們的去向,雖說她們依然拿著這點咄咄逼人,不過大致上的問題都被伯母擋了下來,請絵里無需擔心。

此外,我一名在關東學習的友人也準備於當月回歸鄉處理事務,時間上我想,也差不多是在此信到達左右,友人家在那邊有自己經營店鋪,如果有遇到什麼相關問題不彷可以去請她看看,只要知道是我所介紹的,我想她一定也會很樂意幫忙的,店鋪的名字及地址、還有友人的姓名已記在另一張紙上。

最後,祝妳們平安順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──海実


來自老家那的友人寄來的信,看見內容母親那邊還算平順的生活讓她稍微鬆口氣,接著她拿起另一張信紙,看看友人在信中最後提起的事。
信紙上清楚地將鎮上某個地方的地圖畫出,而在最上方則分別寫著此店的店名與人名,她看著地圖上的星字記號與店名微微豎起眉頭。

「這裡不就是……」

店的位置她也有算經過不少次,在心中思考完什麼時候去拜訪這間店後,她將信收回信袋裡面放回書的旁邊,抬頭望向時鐘。

嗯…現在這個時間…
……不然就去接一下鈴好了。
決定下來後,她快速地拿起衣物整裝著外出的模樣,爾後反覆檢查完全身後,她拿起平時所戴的制帽便出門前往鎮上。

休息日的鎮上,人潮果然比平時略為吵雜,繪里微微拉低自己的制帽前進,思考著哪條小路人群較為稀少。

「エ…艾利歐さん……?」

前方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停止了她的腳步,抬起頭與眼前的人視線相對,雙方都露出了略為驚異的模樣───

「沒想到能在休息日的街上遇到絵里さん呢。」

在了解繪里是要去找鈴後,正好工作結束的希便向繪里提議一同前去,對於已經知道她倆事的希,繪里自然是開心地答應下來,她們避開擁擠的大道,選擇人較為稀少的小巷前去,雖然繞了點遠路,但這樣下,路途中便可以用著平常的方式交流。

「我也覺得很意外,還拉著妳一起走了遠路真是不好意思,那個、應該很重吧?要不要我來幫忙呢?」

她看著希懷中被紫布包覆住的東西,從布的形狀看上去像是樂器類的物品,雙手抱住的模樣看似有些沉重,還似乎有些眼熟……?這麼說起來,初次見面時她的身旁似乎也有類似的東西?

「欸?啊不會的、我已經很習慣了。」
「不過……」
「沒問題的~沒問題。」
「……我了解了。」既然對方如此堅持,她也不會如此強硬,「希さん那個包裹裡的是……?啊、只是記得第一次見時妳似乎也有帶在旁邊……」
「這個嗎?」希順著她的視線跟著落在懷中的東西上,「只是一般的太棹......啊、因為是女義所以經常帶著走,已經很習慣了。」
「女義……?」繪里愣愣地,女義、也就是女義太夫……她腦袋內馬上浮現自己對於女義的理解,「所以,希さん平時都會去寄席表演?」

看著歪頭問道的繪里,希有些害羞的點頭,「雖然現在還並沒有很出色,也收到許多來自前輩的指導……」
「可以的話……!下次希さん有表演時我能與鈴一起前去觀看嗎?」
「咦?」
「啊……不好意思、這個要求似乎太唐突了……」
「不、不是的!當然非常歡迎!」希慌亂的反駁,「只是剛剛有些嚇到……我現在的演出還沒有那麼出色,也可能會讓絵里さん妳們失……」
「不會有這種事的。」

看著繪里極為快速的回覆,希征征地看著眼前的人,見到她的反應,說話的那人彷彿現在才意識到自己的口舌之快。
「啊、我、我只是覺得,希さん的話,一定可以表演的很好……就算單獨演奏,也一定會是個好演出……」
「……噗、」見對方逐漸減小的音量,她不禁輕輕失笑,「明明還沒聽過?」
「那是……」

繪里張著嘴又收回去,像是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前言,困擾又有些尷尬使的繪里開始慌張起,如此不知所措的模樣,使希忍不住用太棹擋住自己的嘴巴笑著,而那後果便是讓一抹胭紅攀上對方那白皙臉頰。

「啊……抱歉抱歉、」察覺到自己也有些失態,希趕緊忍住笑意,「不過純粹演奏的話……只要絵里さん不嫌棄,下次去後山時我可以把這帶去。」

「……只要希さん樂意,我會期待的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緒夜的異次元筆電

shoyo7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