絢爛櫻華、搖曳嵐嘯(捌)

 

 

 

 

「對了,絵里さん是學生嗎?之前見到您都是著制服的模樣,難道是中學生?還是高校生?」

氣氛減緩不少時,希再度向繪里拋出另一個問題,或許是明白對方與自己同性,亦或是見到繪里那慌張凌亂的反應與表情等,有別於初次印象那較嚴肅難以親近的形象,原先的緊張不安感就像是霧霾消失殆盡般,她的語氣也變得相較輕鬆上許多。

「我的話,從中學校畢業也一年有了……年齡應該與希さん相仿沒錯?如果是這樣,互相不使用敬語也沒問題?」
中學校畢業一年多,也就是說,約十七歲左右是嗎?還真是被她準確的猜中年紀啊。但看見她如此自信斷定的行為,真是使人不禁想對她開個小玩笑。
「咦?其實我,意外的很年長許多唷?看不出來嗎?」

「欸!是、是這樣嗎!啊、!」那人瞪大著眼,整個身子瞬間跳起來驚慌地向她道歉,「真、真是失禮了!一直覺得希さん年紀應該與我相仿,才……一直以來真是失禮了。」
「……噗、」見繪里明顯把話當真的模樣,一直強忍的笑意不受控制地流出,「呵呵呵…絵里さん意外地很可愛呢。」
「欸?」
繪里一臉呆然地微微豎眉,伴隨啊…的一聲一股殷紅順勢攀上那白皙滿是無奈地臉頰。
「希さん也意外地,有些壞心眼呢。」
「呵呵,才沒有那回事唷。」
啊啊,一臉懷疑的表情,這個人或許比想像中的還容易理解呢。

「但真若要說,我的年紀確實是比較年長喔,……啊、別露出那種懷疑的眼神嘛,沒有開玩笑的,不過說年長,其實也才與絵里さん差一、兩歲左右。」
「看起來的這次沒說謊呢。」
「呵呵,對了……」見繪里坐下來理解點頭,她再度拋出疑問,「絵里さん為什麼還繼續穿著制服呢?」
「啊啊……那個是…活動起來比較方便之外…」繪里像是故意轉頭,將目光放到舞落的花瓣上,「年紀上看起來也會比較年輕……作為男性上。」
「這樣…嗎…」

她無法看透那藏在冰藍眼眸內的複雜情緒,不知道為什麼,每當繪里提及這件事時,總是會露出這種看似複雜的情緒,一種……明明近在咫尺卻怎麼樣也觸摸不到、如同那眸光般的冷冽瀰漫在四周,既似眼熟又似陌生。
她不知道這個人的過去到底經過什麼,也不明白為什麼要過著偽裝的生活,本人也盡是副有口難言似不願提及的模樣,可又覺得,不能將這個人就這樣放著不管。
「……?…希さん?」
泠澈嗓音滿是困惑,才注意到,自己不知何時做出將手放在那人頭上的失禮舉動,對方也露出錯愕的表情,卻也沒迴避掉她的舉動。
「欸?啊、」她趕緊將自己的手抽回,「對、對不起,不自覺的就……真的十分抱歉!」
「不會。對了,有件事想麻煩希さん……」

繪里左右晃首,也沒有去詢問她那番失禮的舉動,而是把話題轉到其他事上,她也就靜靜地點頭等待對方繼續說下去。
「ほのお……這隻黑熊、與這後山的事,可以的話請希さん不要對他人提起……有些事情,維持原樣比較不會引起麻煩。」
「了解了,不會說出去的。」

接下來,她也沒再特別詢問繪里什麼事,相對地對方也沒有向她提問,卻沒有影響到彼此繼續交流,她與繪里交換位置而坐,一邊聽著繪里講述眼前名為ほのお的黑熊所發生過的事,一邊輕輕撓弄著那熊頭,直到暮色轉為昏黃,約下日後見面的日期才紛紛離開後山。

在那之後,希便成為那座後山的『常客』之一,也可謂ほのお的飼育員之一,兩人總會約在中午見面,一起用著午膳,聽著對方講最近遇到的趣事,偶爾與ほのお一起看著繪里繪畫,直到黃昏之刻約下隔次再會的日期,就這樣反覆地,相識已過兩個星期。

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中,她發現到繪里許多可愛的地方,例如說,那人比想像中意外的還孩子氣,在生活上意外地有些笨拙,很固執卻也可愛,是個溫柔、照顧弟弟的姊姊,還有、笑容增加不少。

每當去到那片櫻塘,總是能見到那人笑得燦爛朝自己揮手的姿影,與繪里見面時,繪里都會分享自己最近遇到的趣事,而內容多半是有關繪里弟弟的事,雖然還沒有見過那名為りん的弟弟,但似乎是個非常活潑的孩子,每當繪里提及弟弟最近又鬧了那些事件,總一臉露出無奈卻又好笑的敘述著。

從第一次見面之後,就很少在鎮上遇到絵里さん了吶……
忘了是哪次見面中,她無意間提到此事,才知道,繪里不怎麼喜歡到人多的地方,除非是幫忙父親處理事務,否則鮮少去到鎮上。
要是自己沒有到這座後山,她大概就沒緣認識到她了吧……

「───來呢?我說希,妳有再聽我講話嗎?」
「欸、嗯?」
一個聲音將走神的她帶了回來,眼前的是,喧嚷的街道噢,顯得十分不耐煩的嬌小黑髮鄰居,赤紅色地瞳孔裡正因她的恍神而充斥著不悅。
「嗯?什麼,我再問妳接下來要去哪,にこ我的東西已經買好,接下來要直接回去了。」
「啊……抱歉抱歉,不小心就走神了。」她小小地吐舌,「那にこちゃん就先回去吧?我還想繼續繞一繞。」
「這樣嗎,那我先回去了,妳可不要在邊走邊恍神,到時候怎麼出事都不知道。」
「討厭啦,にこちゃん怎麼講得像我一定會出事似的,不過……謝謝,我會注意的,にこちゃん果然很溫柔可靠呢,遇到這麼好的鄰居我果然很幸運呢。」
「很噁心快住手……唉。」にこ嘆了口氣朝她揮手,「要是再來幾個如此麻煩的鄰居,我看就要換我搬家了,總之,我先走了,之後見。」
「嗯,晚點見。」

希看著那嬌小的身影逐漸消失於人群中,在剛搬來這個地方時,第一個向她搭話、幫助她的,就是鄰居的這位にこちゃん,喊著最討厭像我這種麻煩的人,卻又不斷地在很多事情上都得到にこ的幫忙。

能獲得這樣一個為自己擔心的朋友,真的……很幸運呢。
「那麼───」她向前拉了下筋,「接下來要去哪裡繞繞好……」

平時沒有工作的休假日,都是到那座後山去,不過今日對方有其他事務要處理,一時之間多出了閒暇的一天,反倒不知道做什麼才好,她也不想就這麼早的回去。
不如就去婆婆的店晃晃好了。

第一天與繪里相遇的那間雜貨店,聽說是間年代久遠的老店,裏頭的婆婆與她丈夫很親切和藹,她只要有經過這裡便都會進去找夫婦聊天,光顧幾次之後,婆婆也很常送她一些新進有趣的東西。

一入店內便能聽到婆婆與其他人的交談聲,似乎是有些忙碌。
「歡迎…啊啦,這不是希ちゃん嗎。」
「婆婆午安……咦?」
看到希光顧,婆婆開心地向她打招呼,也使原本在與婆婆交談的兩人也跟著轉向她的方向,棕髮的少年旁側,久違又有些見不習慣的金色短髮見到她也露出同樣驚訝的模樣,。
「還真是難得呀,在這時間看到希ちゃん、工作結束了嗎?」
「啊、今天是休假,想說來婆婆買一點東西……午、午安。」
與初次認識時相同的燦金短髮,跟那種難以親近的氣場,使她頓時有些緊張起來。

「午安…」比平時略為低沉的嗓音帶著淺淺笑意,「真巧呢。」
「喔呀?艾利歐君認識希ちゃん呀?」
「嗯、是…是朋友。」
男裝時候的她,叫做エリオ啊……被對方承認是朋友了呢…有些開心呀。
「欸!哥哥的朋友!難道是那個傳說中的女生嗎!」
傳說中的…?她有些疑惑地看向隔壁充滿精神的棕髮少年,他應該就是繪里平時很常提到的りん吧,感覺跟繪里說的一樣,是個很開朗的少年呢。
「等、りん!你別亂說話,什麼傳說中的…會嚇到人家的。」
聽到りん的話,瞬間顯得有些害羞焦躁的繪里,就跟她平常所認識的繪里一樣,看見這副場景她不禁有股安心的感覺。

「咦、是這樣嗎!」
「呵呵,很熱鬧的感覺呢。」突然間變得有些喧鬧的店內,婆婆像是顯得有些開心,「希ちゃん要一起來泡泡茶聊天嗎?」
看剛剛她們站在這聊天的模樣,似乎是在談些滿重要的事,自己在這邊的話應該會打擾到對方的,今日還是買些東西直接回去好了。
「不用麻煩了,今日只是來買些東西,等等還要趕著回家……不好意思呢……」
「這樣啊,那麼下次記得要再來好好陪婆婆聊天啊。」
我會的。希微笑頷首接著從架上拿了幾樣需要補充的日常用品,結完帳後她與婆婆跟繪里姊弟再次打招呼後就回家,原本應該是這樣的才對。

「我們送妳回去吧?」
「「欸?」」
結完帳後りん拉著繪里的衣服到她的旁邊,突然地說要送她回去,繪里像是也被這舉動嚇到般與她做出了一樣的反應。
「交代給奶奶的事情都交代完了,不如就讓我們一起送妳回去吧?」
「不用如此麻煩的……」
「嗯…不過,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,不然,希さん就當是陪我們走一段路?」
她有些驚訝地看著說出這句話的繪里,不過既然對方兩人都這樣如此堅持,自己也沒有理由再拒絕人家,答應完三人一同向婆婆道別離開雜貨店。

雖然在方才就略為察覺,但走在身邊發現果然……很有距離感的模樣啊……
不知怎麼,「艾利歐」總像是散發著一股難以接近的氛圍,即使帶著同樣地笑容,同樣溫和的回應,但還是跟平常的「繪里」不同……不,應該說還是有些相同,就像是隱隱約約之中,將自己關入透明的棺牆,拒絕與所有人接近。

即使主動去接近,也盡如相斥地磁力般被推遠嗎……
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緒夜的異次元筆電

shoyo7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